当前位置:首页 撰写案例 遵义革命老区港商百亿矿山遭官商勾结霸占投诉无门续
遵义革命老区港商百亿矿山遭官商勾结霸占投诉无门续
经典案例
2018-08-23 16:58:47

贵州金鑫铝矿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在遵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依法登记的港商公司,刘灿林为其法定代表人。黄伟忠是福建一起重要的黑恶团伙犯罪的涉案人员,于2002年被判刑六年,2007年刑满释放。黄伟忠在侵占港商百亿矿山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主导,其纠结游小炜、俞美龙成立了遵义腾龙有限责任公司,以经营矿山开采为名,行违法犯罪之行为。在当前遵义市的不良官僚作风和破败的行政工作人员的纪律的背景下,黑社会团体的犯罪行径虽遭人神共愤,但是在官商勾结的市场中仍然春风得意,令人唏嘘。

一、          商业手段下的犯罪行径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施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环境和经济秩序吸引了一大批港澳台和外商投资者的资金投入,刘灿林所代表的香港广永有限责任公司就是一例典型。金鑫铝矿有限责任公司自成立以来遵守经济秩序、社会法规和商业道德,自觉履行社会责任,为当地经济发展和解决就业问题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理应受到当地政府和公检法机关的平等保护。但是事实上,由于当地的不良商业风气和政府作风问题,金鑫公司极其法定代表人的合法权益却遭受了极其严重的损害。

201271日,刘灿林开始遭遇了长达十二天的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绑架,最后在万分无奈的情势下被迫签订了存在效力瑕疵的股权转让合同。最令人气愤的是,当地的公检法已经被黄伟忠团伙买通,刘灿林的合法诉请非但没有得到支持,更是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公安机关控制。除此之外,金鑫集团的其他高层管理者也被以相似的手段拘禁在公安机关内部,黄志忠集团也就顺势借着股权纠纷的幌子控制了金鑫集团。

 

 

二、         
官商勾结:冤假错案发生的根源

“迟来的正义非正义”,这是自罗马法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法谚。黄志忠团队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顺理成章”地控制金鑫集团,“拿下”百亿矿山,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在行政司法腐败的背景下,公检法系统非但没有成为法益受侵害人获取救济的保障,相反为他们自力维权设置了障碍。尽管最后公安机关以“没有犯罪事实”将金鑫集团的管理层释放,但是公安机关滥用职权的行为不容置疑是违法的、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在这一事件中以朱江为代表的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受贿行为应当受到法律和道德的制裁。

当前打击冤假错案的势头正盛,我们认为要想从根本上杜绝冤假错案,就要切实保障公检法每一个环节尤其是公安机关的权力被正当行使。另外,冤假错案的补偿不仅仅是“迟来的正义”,更要有切实的国家赔偿方案和不法侵害的损失填补。

 

三、          法治还是人治:被扭曲了的官僚作风


在事情的发展过程中更具戏剧性的事情是在党和国家打击贪污犯罪事件的进程中,黄伟忠团队在金鑫公司事件中的行贿行为被暴露在阳光下,但是在司法调查的过程中黄伟忠仍然毫发无损地度过了,在司法询问过程中交代了向朱江、何川等人行贿的两名员工被黄伟忠开除。

但是,当地的行政人员并没有以受制裁的受贿人员为戒,相反对黄伟忠趋之若鹜,社会主义法治首先被公职人员所践踏,他们崇尚权力和靠金钱、犯罪赢得“通天本领”的黄伟忠。在黄伟忠的操纵下,金鑫集团唯一的信访救济途径也被堵死,百亿矿山被强占的悲剧没有得到遏制。


 

 

 

 

 

 

 

 

 

 

 

 

 

 

 

 

 

 

 

 

 

 

 

四、          群众的期待:社会救济不应当形同虚设

当社会公力救济途径被截断的同时,正义并非无处伸张,社会道德、社会伦理的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在金鑫事件中被一份份“证人证言”堆砌出来的事实浮出水面就是最好的体现!但是,作为拥有国家主权的人民、社会主义事业当中的一份子,我们有责任期待“公开透明、廉洁高效”的政府、公检法系统,使得社会救济切实发挥作用,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每一个个体的合法权益。

金鑫公司的股权被黑恶势力团队侵占事件应当被高度重视并尽快启动程序查明审判,还陈灿林和万千群众一个正义,用行动树立政府权威、法律威信。